【毛泽东对“个人崇拜”的态度演变】两个凡是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10-26 05:10:35 点击:

  毛泽东生前卫士长李银桥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曾谈到毛泽东对“个人崇拜”问题的态度,他说,主席听大家喊“万岁”,曾经喜欢,也曾经不喜欢;曾经听惯了,也曾经听烦了。“主席说过这么一句话:‘你们不把我当领袖不行,可是总把我当领袖也不行,我受不了……’这句话是对我们许多卫士和警卫战士讲的。是在他休息时,同我们聊天开玩笑,我们有的人拘束,他讲了这段话”。
  毛泽东改变中国,影响世界,中国各族人民由衷地拥护和爱戴他。由于中国浓厚的封建主义旧思想、旧意识的浸染,这种情感很快便转化成个人崇拜。面对扑面而来的个人崇拜,毛泽东经历了反对——欣赏——讨嫌的过程。
  毛泽东在成为党的主要领袖后的很长时间里,一直保持着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反对过分地颂扬个人。1943年4月22日,毛泽东致信中央宣传部部长何凯丰,针对党内同志要给他做寿,并提出宣传毛泽东思想的事情,指示说:“生日决心不做。做生日的太多了,会生出不良影响。目前是内外困难的时候,时机也不好。我的思想自觉没有成熟,还是学习时候,不是鼓吹时候;要鼓吹只宜以某些片断去鼓吹(如整风文件中的几件),不宜当作体系去鼓吹,因我的体系还没有成熟。”
  1945年4月,在起草《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毛泽东一再表示:“决议案上把好事都挂在我的账上,所以我对此要发表点意见。写成代表还可以,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那就不成其为党。”在中共七大上,他说:“在20多年的工作中,无论在军事上、政治上,在党务工作上,我都犯了许多错误。”“1927年,我写过一篇文章,有马克思主义观点,但是经济问题缺乏马克思主义观点,所以经济问题写错了。”毛泽东由此告诉人们,他不是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学而知之,是人而不是神。
  1950年5月20日,沈阳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决定在市中心修建开国纪念塔,塔上铸毛泽东铜像。毛泽东得知此事后,在来函“修建开国纪念塔”旁批写“这是可以的”;在“铸毛主席铜像”旁批写“只有讽刺意义”。他最后在公函上写下批复:“铸铜像影响不好,故不应铸。”同年9月20日,长沙地委和湘潭县委提出要修理毛泽东旧居,毛泽东便给中共中央中南局负责人去信,说:“请令他们立即停止,一概不要修建,以免在人民中引起不良影响。是为至要。”10月27日,北京市第二届第三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向中央呈送报告,要求在天安门前建立毛泽东铜像,毛泽东立即批示:“不要这样。”
  1952年9月25日,毛泽东在“对《人民日报》国庆社论提纲草稿的批语”中批示:邓拓同志,不要将“毛泽东思想”这一名词与马列主义并提,并在宣传上尽可能不用这个名词。
  1954年8月4日,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向中央请示,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有代表提出,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给予毛泽东以最高荣誉勋章的建议,是否可以通过此建议并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毛泽东8月6日告“邓小平同志:请即复不要通过此项提案”。
  1956年4月,毛泽东主持起草《人民日报》编辑部文章《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针对斯大林的问题,他在文章中写道:斯大林在他一生的后期,越陷越深地欣赏个人崇拜,违反党的民主集中制,违反集体领导和个人负责相结合的制度。毛泽东认为,中国共产党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建立健全群众路线、集体领导的政治制度,防止突出个人、个人崇拜的现象在中国党内出现。
  1956年9月,中共八大修改党章,没有再提“毛泽东思想”。这是毛泽东亲自作出的决定。其实,从1948年11月起,毛泽东在审阅一些重要文件时,便将“毛泽东思想”删去,改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或者就只用“马克思列宁主义”。1954年12月,根据毛泽东指示,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通知说:“毛泽东同志曾批示今后不再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提法,以免引起重大误解。”
  然而,在1957年9月20日至10月9日召开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不仅揭开了批评反冒进的序幕,也揭开了农业“大跃进”的序幕。会上,毛泽东对反冒进进行了公开的批评。毛泽东认为,党内的一些高层领导人之所以敢于向他提异议、反对他的冒进思想,就是因为反对个人崇拜而损害了他的个人权威。
  1958年3月,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说:“有些人对反对个人崇拜很感兴趣。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崇拜,如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正确的东西,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行。真理在他们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对了。反对个人崇拜的目的也有两种,一种是反对不正确的崇拜,一种是反对崇拜别人,要求崇拜自己。问题不在于个人崇拜,而在于是否是真理,是真理就要崇拜,不是真理就是集体的领导也不成。……有人反对列宁,说列宁独裁。列宁回答很干脆:与其让你独裁,不如我独裁好。”显而易见,毛泽东开始放弃反对个人崇拜的初衷,甚至欣赏起个人崇拜了。
  薄一波后来在《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中说:由于毛主席的伟大功绩和崇高威望,在我们党内,从上到下,几乎都认为毛主席一贯正确,没有也不会发生错误。即使自己的看法和毛主席不同,也总是从自己方面检查,找原因。长期以来,在我们脑筋里,的确形成了一个思想框框:毛主席说对,就对,说错,就错。人人都以毛主席的是非为是非。这也就在事实上助长了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1962年,经历三年困难时期的沉痛反思,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主动做自我检查,承担责任,并且重提民主集中制,强调实行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这显示出毛泽东似乎有意纠正个人崇拜、个人专断的“一言堂”。可是,在苏共二十二大上,赫鲁晓夫进一步否定斯大林,再次强调反对个人崇拜,又使毛泽东的态度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他担心中国会出现赫鲁晓夫,担心中国会重演苏共二十大的事变。1963年6月,毛泽东主持制定《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就赫鲁晓夫反对斯大林、反对个人崇拜的问题进行专门阐述:近几年以来,有些人违反列宁关于领袖、政党、阶级、群众之间相互关系的完整学说,提出所谓“反对个人迷信”(即反对个人崇拜),是错误的,有害的。……所谓“反对个人迷信”,实际上是把领袖同群众对立起来,破坏党的民主集中制的统一领导,涣散党的战斗力,瓦解党的队伍。   1964年秋,赫鲁晓夫遭遇“克里姆林宫政变”,被迫下台。美国记者斯诺曾经问毛泽东:“苏联人说中国正在搞个人崇拜,是否属实?”毛泽东回答说:“赫鲁晓夫之所以下台,可能就是因为他没有个人崇拜。中国确有个人崇拜,也需要有点个人崇拜。”
  美国学者施拉姆在《毛泽东》一书中说:“1966年8月以后,中国人又朝一个方向前进了一步,这和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关系,即使在50年代早期的苏联也没有过先例。我已说过,这就是不仅认为毛的思想具有神效,而且认为刊登毛思想的物体——小小的红塑料皮的《毛泽东语录》——也具有神效。”细心的施拉姆曾将某期《人民日报》与《真理报》进行比较,在两份同等级别党报的6个版面上,毛泽东的名字在《人民日报》上出现280次,斯大林的名字在《真理报》出现99次——并且《人民日报》上的毛泽东照片占了整个一版,而当年斯大林的照片则只占《真理报》四分之一的版面。由此,施拉姆得出这样的结论:“对毛的崇拜已到了使斯大林相形见绌的程度。”
  毛泽东虽然欣赏个人崇拜,但又从来不把自己当作神。1966年7月8日,毛泽东在给江青的信中说:“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林彪)一吹,全党全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毛泽东甚至感到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有被人利用的感觉,所以,他又在信中说:“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钟馗。我就在20世纪60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
  1966年6月10日,毛泽东在杭州同胡志明谈话时谈及:“我劝你,你们的人不是都忠诚于你的。忠诚的可能是大多数,但小部分可能是只在口头上叫你‘万岁’,实际上是希望你早死。他叫你‘万岁’时,要注意,要分析。越是捧你的越靠不住。这是很自然的规律。”
  同年7月25日,毛泽东指示中宣部负责人“以后注意不要用‘最高最活’、‘顶峰’、‘最高指示’一类的语言”,多次要求降低颂扬他的调子。
  可是,个人崇拜的浪潮经林彪等人的推波助澜,已经达到狂热程度。毛泽东对此极为不满。1967年9月20日,他在武汉同武汉军区负责人曾思玉、刘丰等谈话时,说:“现在我很不喜欢你们给我的4个官衔,什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叫毛主席就行了。”隔年5月下旬,他又来到武汉,看到到处都张贴着他的画像和语录,吩咐统统摘下来。他针对林彪称他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对工作人员说:“人的一句话怎么能顶一万句呢?一句话就是一句,不能是一万句,不能顶,更不能顶那么多。我的话怎么可能那么大力量,那不是神了吗?这不是唯物主义,也不是辩证法。”不久,中共中央根据毛泽东指示,专门发出文件指示,今后,“不经中央批准,不能再制作毛主席像章”,“各报纸平时不要用毛主席像作刊头画”,“不要搞‘早请示、晚汇报’,饭前读语录、向毛主席像行礼等形式主义的活动”。
  “文化大革命”期间,各地建造毛泽东塑像的活动进入一个高峰期。1967年5月4日,“第一座”巨型毛泽东全身塑像在清华大学落成。这座巨型毛泽东塑像,是清华大学红卫兵“井冈山兵团”组织塑造的。1967年5月6日的《人民日报》头版还报道了建造时的“盛举”。其实,在清华大学毛泽东像落成之前,山东、贵州等地已经有了几座大型塑像。
  在清华大学建造毛泽东巨型塑像的影响下,全国各地群起响应,大量建造毛泽东塑像。1967年7月1日,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发出了有关林彪指示《关于建造毛泽东大型全身塑像的通知》。该通知说:“建造大型的毛主席全身塑像,已经成为广大群众的自觉要求。我们部队也应当这样搞。”“凡有代表性的大军事机关,其驻地有大院、有广场的地方”,“都可以搞”。要求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应立即按林彪的指示执行。
  毛泽东对这种现象十分不悦。他曾对警卫战士抱怨说:“你们到处挂像……有的还在大门口塑个像……你们在门口站岗,让我陪着你们站岗。你们两个小时一换回去了,我却仍站在那里没人换,倒成了我为你们站岗了……”直到现在,群众中还广为流传着毛泽东批林彪的话:“说我讲的话一句顶一万句,不设国家主席我讲了6次,一次就算一句,也有6万句,可他们就是不听,连一句也不顶……搞那么多塑像,大理石的、花岗岩的、不锈钢的。你们在家睡觉,让我在外面站岗,风吹日晒雨淋,好不残忍呀!”
  7月10日,林彪将《关于建造毛泽东大型全身塑像的通知》转送毛泽东审阅。毛泽东于7月12日作了如下批示:“退林彪同志。此件不发。中央已有指示。”
  当塑像之风刮遍全国之时,毛泽东看到中共中央办公厅送来的《文化大革命信访简报》第280期上刊登的《全国各地群众正在积极塑造毛主席巨像》简报后,写下批语:“林彪、恩来及文革小组各同志:此类事劳民伤财,无益有害,如不制止,势必会刮起一阵浮夸风。请在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上讨论一次,发出指示,加以制止。”
  在毛泽东作出这次批示后,中共中央在1967年7月13日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建造毛主席塑像问题的指示》,其中提到:“现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转发你们,希望你们认真执行。广大革命群众强烈要求建造毛主席塑像,确实是出于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热爱。但是,建造毛主席的塑像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这只能由中央统一规划,在适当时机、适当地点建造,才可能做好。现在某些群众组织那种匆匆忙忙的做法,不仅会造成经济上的损失,而且会造成政治上的损失。”
  这个指示发出后,各地仍继续要求兴建毛泽东大型塑像。中共中央又于同年9月13日再次发出了《关于认真贯彻执行中央“七一三”指示的通知》。1969年6月12日,中共中央又发出了《关于宣传毛主席形象应注意的几个问题》的文件。毛泽东亲自在这个文件上批示“照办”。
  上述指示发出后,在一定程度上制止了建造毛泽东塑像之风,对“文化大革命”开始盛行的狂热的“个人迷信”宣传活动无疑起了降温的作用。不过,由群众组织自行建造毛泽东塑像的现象虽然被制止,但各地由官方出面,特别是在各地革命委员会成立和欢庆中共九大召开时,还是建造了不少巨型毛泽东塑像。   1970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1周年庆典在天安门广场上隆重举行。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游行的人民群众。斯诺夫妇应毛泽东、周恩来之邀,参加了国庆观礼。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不停地向游行队伍挥手致意。他还指给斯诺看:“你看,这游行队伍组织得多好啊!”这时,下面的群众齐声喊起来:“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他们高举着毛主席像和毛主席语录,眼里流出了热泪。
  斯诺指着游行队伍问毛泽东:“主席先生,对这些,您的感觉如何?”毛泽东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这比以前好些,但是我还不太满意。”
  12月18日,斯诺应邀到中南海对毛泽东进行采访。两人的交流可谓“天南海北”、“海阔天空”。话题包括:“文化大革命”的发动、个人崇拜、尼克松、中美关系、对“文化大革命”的评价和中苏关系等重大问题,其中,涉及最多的当推中美关系和个人崇拜这两个问题。谈话从早晨8点多开始,直到午后1点,进行了将近5个小时。这是毛泽东晚年谈话时间最长的一次。
  会谈中,斯诺问道:“主席先生,两个月前在天安门上,您曾告诉我您不满意目前的情况,您能给我解释吗?”毛泽东说:“其实我是非常讨厌个人崇拜的,但‘文化大革命’期间也有必要采取这种讨人嫌的做法。那个时候的党权、宣传工作的权、各个省的党权、各个地方的权,比如北京市委的权,我也管不了。所以那个时候我说无所谓个人崇拜,倒是需要一点个人崇拜。现在没有必要,要降温了。”
  “我记得在1965年我采访您以后写到了这个问题,有人批评我。那么现在呢?”斯诺问道。毛泽东说:“现在不同了,崇拜得有些过分了,一些人在那里搞形式主义。搞所谓的‘四个伟大’,什么‘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这是讨人嫌的,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Teacher这个词,就是教员。我本来就是当教员的出身,在我成为共产主义者之前,我就是湖南长沙的一个小学教员。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称号都是要一概去掉的。”
  斯诺说:“我有时不知那些搞得很过分的人是不是真心诚意。”毛泽东坦言:“有三种,一种是真的;第二种是随大流,‘你们大家要叫万岁嘛’;第三种是假的。”
  斯诺接着说:“听说进城前夕开的一次中央全会上,曾经通过一项决议,禁止用党的领导人的名字命名城市、街道、山村等。”毛泽东说:“这个现在都没有,没有什么用人名来命名的街道、城市、地方,但是他搞另外一种形式,就是标语、画像、石膏像。就是这几年搞的,红卫兵一闹、一冲,他不搞不行,你不搞啊?说你反毛!”
  “对于人们所说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我的理解是:必须由一位个人把国家的力量人格化。在这个时期,在文化革命中间,必须由毛泽东和他的教导来作为这一切的标志,直至斗争的终止。”斯诺说完,毛泽东解释道:“这是为了反对刘少奇。过去是为了反对蒋介石,后来是为了反对刘少奇。他们树立蒋介石,我们这边也总要树立一个人啊——树立陈独秀,不行;树立瞿秋白,不行;树立李立三,不行;树立王明,也不行。那怎么办啊?总要树立一个人来打倒王明嘛。王明不打倒,中国革命不能胜利啊。多灾多难啊,我们这个党。”
  这次会见中,毛泽东对如何对待个人崇拜这个问题的分析可以说还是一分为二的。毛泽东不讳言个人崇拜,他说:“你说我个人崇拜,你们美国人个人崇拜多呢!人总要有人崇拜嘛!你斯诺没有人崇拜你,你就高兴啦?你的文章、你的书写出来没有人读你就高兴啦?总要有点个人崇拜,你也有嘛。你们美国每个州长、每个总统、每个部长没有一批人崇拜他怎么混得下去呢?”
  到疾病缠身的暮年,毛泽东总有一种夕阳晚照的沧桑感。1975年国庆节的那天,他躺在病榻之上,自言自语道:“这也许是我过的最后一个‘十一’了吧?”工作人员连忙安慰说:“怎么会呢?主席,您可别这么想。”毛泽东却认真地说:“怎么不会呢?哪有不死的人呢?死神面前,一律平等,毛泽东岂能例外?‘万寿无疆’,天大的唯心主义。”这大概是毛泽东晚年对个人崇拜的最后批判。(题图为“文化大革命”时期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
  (责任编辑:张文军)

推荐访问:爸爸 爸爸 爸爸 爸爸
上一篇:影子银行【影子银行是创新还是挖坑】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