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中的天使歌词是什么意思【艺术电商化:一半天使,一半魔鬼】

来源:教学反思 发布时间:2019-11-04 04:59:39 点击:

  “今儿新上线的这幅安迪·沃霍尔是极好的,复制技法深得波普艺术精髓,价格也相当宜人,置于案上欣赏是最好不过的了。我愿多买几件,虽会账单骤然徒增,倒也不负喜爱。”无论是戏谑还是诚心,如今艺术品业务爱好者和收藏家除了亲临展览拍卖现场外,还多了一个便捷的选择——坐在电脑前轻点鼠标,觊觎已久的艺术品便收入囊中。当下,艺术品的电商化,正不可避免地走入人们的视野,改变着艺术品消费市场。
  跑艺术展会还是宅家点鼠标?
  毋庸置疑,在限定的时空中举办传统艺术品展览和销售依然是当前的主流方式。9月13日~16日,由北京市文资办举办的首届北京惠民文化消费节暨第16届北京艺术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此次活动以“文化惠民,梦想北京”为主题,来自国内及法国、奥地利、美国、韩国等20多个国家、100余家画廊、艺术机构参加了此届艺博会,共汇聚了5000多件国画、油画、雕塑等艺术作品。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周茂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本次艺术博览会对于丰富市民文化生活有着重要意义:一方面,广大市民可以直接与艺术家接触,近距离地欣赏名家的作品;另一方面,艺博会也是一个供市民购买、收藏艺术品的平台,通过这样的一个活动,北京市整体文化消费水平也会提高。而据主办方向媒体透露,为期4天的艺博会成交额达到5000万元,同比增长20%。不过,对于那些喜欢艺术的新时代宅人来说,与其颠簸跑到某个艺术展会现场,不如坐在家里围观虚拟空间的艺术展点点鼠标来得轻松。网络艺术展在近年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了。比如由大型艺术类门户网站中国国家艺术网主办的网络艺术展,自2010年举办首届以来,正逐年吸引艺术家和观众的眼球。第二届网络艺术展就开始变得国际化许多,展出的艺术作品涵括国内外的名家:中国艺术家张谧诠、邹操,中国旅德艺术家赵永勃,澳籍华人艺术家郭健,日本艺术家八十山和代,韩国艺术家车大荣、金一海等等,如今第四届网络艺术节又开始了征稿的工作,期望更多国内外艺术家能参与到这种正日益普及的新时代展览形式当中。
  除了网络艺术展览,艺术品的网上竞拍活动更是发展得如火如荼。艺术爱好者、网友小江就围观了前阵子在淘宝网举行的一场大规模的艺术品拍卖会。8月23日~27日,北京保利拍卖联袂艺典中国网在淘宝网上精心推出国内首个艺术品拍卖周——八月保利网拍周。继艺典中国网、北京保利、淘宝拍卖推出“傅抱石家族”“大匠之门”“水晕墨章”专场之后,此次的“八月保利拍卖周”推出中国书画、油画、瓷器、杂项、珠宝、红酒、紫砂壶等十余个门类近千件拍,其中不乏齐白石、傅抱石、程十发、谢稚柳、何海霞、吴冠中、安迪·沃霍尔、张晓刚、曾梵志等名家之作。“这些艺术品价位从数百元到数百万元不等,为不同喜好的购买者提供了更多选择的机会,尤其是对于中产阶层而言,艺术品网拍无疑是一种可供选择的投资收藏、艺术消费的渠道。”小江表示乐见这类艺术品网拍活动蔚为大观的趋势。据悉,经过5天的角逐,“网拍周”成交金额超过1132万元,取得不俗的成绩。随便逛一下艺术品交易网站不难发现,在线经营艺术品已渐成气候,很多网站已经从单纯的信息平台,发展成为分门别类的专业拍卖平台。嘉德在线、盛世收藏网、博宝网、雅昌、艺术国际等专业类艺术网站,都在致力与搭建艺术品线上交易平台,还有一些团购网站甚至推出了“艺术品团购”的项目,以期让更多艺术爱好者能够参与到艺术品大众化消费市场当中。
  鱼龙混杂,大浪淘沙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和已经发展成熟的传统艺术品展销方式相比,上线后的艺术品无论是观赏性还是可信度都要大打折扣。
  老牌拍卖公司纽约佳士得于2013年7月推出两场中国工艺精品——“明镜白雪:高士爱兰德化白瓷珍藏”和“以微知着:纽约私人珍藏中国鼻烟壶”网上专拍,这亦是此类别首个只限网上竞投的专场拍卖。虽然将网上拍卖的概念延伸至中国工艺精品类别是值得肯定的可贵尝试,但也可以看出网络拍卖的局限性让佳士得慎重选择了古董当中比较小的门类——德化瓷和鼻烟壶。拍卖专家季涛认为文物艺术品并非标准化、均质化的商品,艺术品鉴定、评估向来就十分复杂,而且网络上贴出的照片因光线、角度、后期处理技术等,多少与实物存在着差距,这些都妨碍人们建立竞买艺术品的信心,即便出价也会比看过实物的人要低出许多。
  全球电子商务平台亚马逊在8月初正式进军艺术品市场,4500个艺术家的超过4万件艺术作品通过网络实现与顾客的“亲密接触”。然而,经济学家泰勒·科文在亚马逊艺术上线的第二天就在博客中毫不客气地指出:亚马逊艺术对于艺术价格的标注显得不够专业,这是对一件艺术品的侮辱,会让艺术品掉价。同时,亚马逊艺术会挤掉很多中小画廊的生存空间,一张画在纽约画廊中如果可以卖出1万美元,在网上顶多卖两千多美元。他预测亚马逊更适合“海报、低质量的石版画、丝网版画”等艺术商品,而非“真正的艺术品”。而在莫奈一幅标价185万美元的作品下面,有观众吐槽道:“买家注意——有关这件作品的讯息全都是法语。没有英文版本。买它的人一个字儿也看不懂。”另一位用户也留言道:“朋友迪昂提醒我说别买莫奈,我应该听他的话。因为远看还凑合,近看简直一片狼藉。”即便是高昂艺术品的提供者M. S. Rau古董艺术画廊的副总裁罗利·佩奇也没指望真能在网络上达成交易。“这不过是宣传工具”,佩奇向《赫芬顿邮报》解释透露,亚马逊非常激动地向大家宣布自己网站上有一幅罗克韦尔,但购画显然不是冲动性消费。亚马逊应该对于有罗克韦尔作品粉饰橱窗感到颇为满意。然而佩奇相信,即便有人对这幅作品感兴趣,也应该会和画廊方面直接联系,而非直接在网络上点击付费。佩奇补充道,“亚马逊可能不喜欢这样的情形。”因为如果买家全都绕过中间人直接找出货商,亚马逊就没得赚了。
  诚然,艺术电商化和传统的艺术展销、拍卖相比,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价格也更加亲民,很容易吸引艺术品爱好者入市。然而,对大多数人而言,传统的方式“看得见、摸得着”,更保险,也更有安全感,线上的方式则“一半天使,一半魔鬼”,有吸引力却让人生疑。看来热闹的艺术电商化之路,仍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推荐访问:2019年 2019年 2019年 2019年
上一篇:现代企业制度 推行清洁生产是现代企业增效减污的必由之路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