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的意思 [国王的自白]

来源:好词好句 发布时间:2019-10-09 05:13:00 点击:

  德马库斯·考辛斯,萨克拉门托国王首发中锋,一个冲动的激进分子,22岁的他同时还被贴上了“处于成长期的明日巨星”和“臭名昭著坏小子”的标签。
  在所有和他同龄或比他年轻的内线球员中,考辛斯的得分(16.8分)和篮板(9.8)分列一、二位,甚至连助攻(2.64次)也高居次席。用“可怕”二字来形容他的潜力一点儿也不为过。
  但同样让人感到可怕的还有他的“前科”。上赛季,他的大名同时出现在了技术犯规(15次)和二级恶意犯规(2次)的榜首,前前后后享受了三次停赛待遇——两次是联盟禁赛,还有一次是队内禁赛——更别提因为做出对球队不利的举动而无数次被钉在冷板凳上。
  不过,此时此刻坐在位于萨克拉门托家中沙发上的考辛斯,既不是天资过人的未来之星,也不是罪行累累的球场毒瘤。他就是他,德马库斯。
  如果说我正身处雄狮的巢穴,那幸好考辛斯此刻并没有猎食的雅兴;他只是渴望说出真相。而真相又是如此引人入胜,NBA最大的谜团,即将由当事人亲自解开。
  尽管只有3年球龄,但考辛斯却已被视作挥霍天赋的代名词——技术和身体在他身上不可思议地结合,但他却将之演变为了暴行。他从没惹上过任何严重的场外麻烦,但对于考辛斯的评价却总是负能量满载——一个情绪不受控制,总爱和权威作对、向对立者开火的家伙。
  他已经声名狼藉,但考辛斯表示这并非事实的全部。他说他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他说自己已经成熟,但同时他也对联盟和媒体总是放大他的恶行心怀不满。对考辛斯而言,NBA是舞台,而他扮演的则是丑角。
  “他们会把你塑造成他们希望你成为的那个人,”考辛斯说,他的语气时而低沉阴郁,时而又清亮自信。“人们所不明白的在于,这(NBA)在本质上是个娱乐行业。对,娱乐。早有人写好了宏大的剧本,然后指定这货是坏人,那货是好人。如果我演的是坏人,那我做的就永远是坏人做的事。拜托,别把我对号入座。”
  考辛斯说光是他的外表就惹到了那些裁判,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在他身上频繁的哨声。就像他所说的,与其他球员相比,他受到了双重标准的对待。
  过去的赛季,他先后遭到三次禁赛:2012年12月12日,他因击打O.J.梅奥的腹股沟被禁赛一场;往前一个月,他与马刺播音员肖恩·埃利奥特之间的口角为他带来了禁赛两场的处罚。另一方面,他与球队主帅基思·斯玛特之间的冲突更是贯穿赛季始终,他不是被后者摁在板凳上,就是在场上不听指挥。12月末,考辛斯受到了球队内部的无限期禁赛,而禁赛的理由引用国王总经理乔夫·佩特里的原话则是“不职业且对球队有害的行为”。
  在考辛斯的脑海中,事实就是人们并不了解真正的他。但即便如此,他并不打算因此变得温顺,更不会假模假样地扮出在他看来完全不实的形象。考辛斯坚持要做自己,绝不会向虚假妥协。但对旁观者来说,那些固有的印象就是唯一的真相,在他们眼里,考辛斯无非就是粗暴、易怒、不成熟得令人发指。
  当被问到他听到过关于自己最奇葩的言论时,考辛斯的语气既震惊又困惑。
  “哇噢,”他摇着头大声吐槽道,“有人说我需要一个精神病医生,说我有心理问题,差不多就这意思。这也太过了吧。”
  在萨克拉门托这样的小市场,考辛斯就像一头鱼缸中的鲨鱼,他对在加州首府城市扮演“政治家”可没什么兴趣。考辛斯出生在亚拉巴马州的一个单亲家庭,是母亲独自将其拉扯长大,从小他就被灌输要讲真话。而正是这样不加修饰的性格,让他陷入了而今的困顿之中。
  “我们绝不会像政客那样说客套话,或是装模作样,”考辛斯说道,“就像你看到的,这样的处事方式让我惹上了麻烦。其实有些时候,我只是太过于诚实了。”
  考辛斯很聪明,他对自己正在飞速滋生的恶名并非无动于衷。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个国家对他的注解就是“一个有天赋却不成熟的大块头——简直太离谱了”。
  他在说这句话时噗地笑了出来,但当被问到那事情的真相时,他又立刻严肃了起来,“我是个有气度并且关心他人的人,有时会疯疯癫癫,我喜欢找乐子,总是爱和身边的朋友开玩笑。但这些事实却被完全扭曲了。我也是个普通人,我的意思是,我不可能一直都开心。”
  考辛斯所言不虚,但你要说他是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却被外界彻底误解,显然也没那么夸张。真相其实很简单,考辛斯既是一个好人,同时也是个时常头脑发热、揣摩不定的家伙。
  “我已经22岁了,”考辛斯说道,“所以说我不成熟的,那真太可笑了。我觉得我很成熟,只不过篮球场上的我是个情绪化的人。我总是喜怒形于色,当我看起来高兴时,我是真心高兴得不得了;当我看起来生气时,我也是真的生气。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这其中的平衡点。”
  看起来这个暴躁如狮子般的家伙正打算展现自己真实而冷静的一面。在情绪的控制上,考辛斯依然不那么成熟,但这并不代表他和其他的年轻人有多大区别。也许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大多数20出头的男青年,不会被对手们设伏算计,也不会被媒体置于非议的漩涡。
  “这让人感到沮丧。我时常会觉得我所处的特殊处境使我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考辛斯说,“你瞧,很多人在场上的表现并不如我,但他们却得到了赞扬和掌声,这太让人丧气了。”
  在肯塔基大学,考辛斯是人们的宠儿,但同样的事情却没有在萨克拉门托发生。他说自己根本没法在街头漫步,因为总会遭到质疑者的激烈责问。比方说,假使他没有答应球迷合影的要求,说不定等待他的就是脏字连篇的声讨。而对于这种情况,考辛斯能做的只有摇摇头笑一笑。   这真的很痛苦,他只不过还是个大孩子,却要忍受如此多的口诛笔伐。考辛斯索性把恶名当做是防弹衣,他骨子里就是这么犟。他说,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在意外界的看法。
  但毫无疑问,他会在意。
  “我当然希望人们能了解真正的我,能明白我根本不是什么疯子——这只是我“被”刻画的形象。”考辛斯说,“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与此同时我又不能把这个太放在心上。如果我把人们的看法变成一种压力,那我就没法前进了。我还是要忠于我自己的人生。”
  考辛斯听闻关于自己的恶评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迈入NBA的大门前,不成熟和不理智的名声就已经伴随他。他说自己已经学会屏蔽这些声音,但在访谈的后半段,他又承认因为世人没有看到真实的自己而感到伤心。
  “我是说,这真的很伤人。我当然想让人们了解到真相,”考辛斯说,“可嘴长在别人的身上,我不可能跑到他们面前一一解释说‘我并非像你们说的这样’。爱咋咋地吧,但到最后,会有许多人黑我,也会有不少人挺我。有些人认为我是个好人,对此我真的十分感激,至于那些不这么认为的,也是一样。”
  对于这种球员与球迷间爱恨交织的关系,考辛斯也看到了既存的例子。他发现科比·布莱恩特和勒布朗·詹姆斯也同样受到过比之更甚的仇视,虽然他清楚自己尚无法比肩两位,但他意识到了,胜利能包治百病。
  然而在萨克拉门托,输球已渐渐成为了一种文化,尤其是最近几个赛季。在考辛斯到来后的三年,球队的战绩只有可怜巴巴的74胜155负(胜率32.3%)。也许在外界看来,换换环境会是个不错的主意,但考辛斯——他的经纪人丹·费根可是圈内的大人物——却坚称自己并不想被交易。
  “不,我对球队是很忠心的,”考辛斯说,“在故事的最后,能够听到人们说,‘他扭转了颓势,无论遇到什么,他都坚持了下来,最终取得了成功。’这就是对我最好的奖励。”
  可是,不断的输球也在影响着他,让他变得越来越急不可耐。他不但承认自己是输球的一部分,甚至坦言自己就是其中的症结所在。
  “这可不好受,”考辛斯说,“作为年轻球员,输球的缘由却在于你,你会给自己施加很大的压力。每年我都会说,‘我会竭尽我一切所能来扭转困局,’但却从没做到过。我觉得自己是这支球队的基石,我的表现关乎我们能走多远,但这真的很难。”
  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在这支被不确定性和失败笼罩的国王队中,考辛斯迷失了。球队在留守萨城和北上西雅图之间摇摆不定,这种人心惶惶的动荡让本就心浮气躁的考辛斯更加不安。
  “我不是要给自己找借口,但对我来说这真的很难应付。队里的有些人都有家室,可谁都不知道球队将何去何从。”考辛斯说,“每年,我们都会被指责没有打出足令人满意的战绩。我的意思是,你们根本不懂。我们也是普通人,我们也会遇到困难,如果你曾感到失落,那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尽管他的职业生涯才起步不久,但在被问到是否觉得时间飞逝时,考辛斯却表现出了自己的另一面。
  “这是另一件使我烦恼的事,”考辛斯说道,“我觉得自己快没时间了,我现在想要得到一切,就现在。”
  此刻的考辛斯仍然斗志满满,正是这种冲动的天性让他亦正亦邪,但在这个人们只想为所有运动员都贴上脸谱化标签的大环境下,像他这样的矛盾综合体却难以被辩证地解读。
  出于这样的原因,或许考辛斯永远都只能是自己个性的牺牲品。但他绝不是恶棍,他只是太过真性情。

推荐访问:呃逆 呃逆
上一篇:[2019年二级建造师《建设工程施工管理》多选题【40题】专项测试,(附答案)]2019科目一有多选题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