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所发展快 如何做好律所管理和规划发展

来源:工作心得体会 发布时间:2019-09-30 12:32:29 点击:
互联网看律所管理(被百度屏蔽的无奈加的滥竽充数的字) 马云的律师经 金博大律师事务所 毕国庆 师傅老毕是杭州一家小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和马云是老同学了。嗯,对,就是阿里巴巴的那个马云。最近,老马刚从朝廷台领奖回来,邀请师傅去闲聊。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师傅终于答应带我见见这个传说级的人物,让我开开眼长长见识。

在断桥附近一家偏僻的小茶馆,师傅先打开了话匣子:“我说老马,这次表彰的人,十个有九个胖子,就你老马,瘦驴一匹。人家都穿西装,就你老马,休闲裤、蓝毛衣、弄条半黑半黄的围巾脖子里一圈,你是看不起朝廷台咋的?” “老毕,咱哪敢蔑视朝廷啊。这年头,连海尔这样的企业都知道不穿工装了,我为啥就不能不穿西服啊?日本为什么造不出苹果,编不出window?他们严谨有余灵活不足,产品精细,质量优良,但是他们的创造总是拘泥于现有的条条框框,只善模仿改进,缺乏突破的大智慧。而美国的企业,有些计划你看着都觉得疯狂,这要在日本,研发资金根本就别想,但是美国人敢玩儿,一旦出成果,就是大家伙。这就是企业文化,制造型企业和创造型企业的文化差别。什么样的地里长什么样的庄稼,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首先需要企业文化的深层变革,我这个互联网企业,靠什么活下去,靠的就是想别人所未想,做别人不敢做啊。所以,你说,老毕,我天天整个西装干啥?” “老马,真有你的,这么个事儿你都能扯上企业文化,那你是准备向美国佬学习了?” “学习!

既向美国佬学习,也向小日本学习,更向自己学习!

不知道咋回事,我就是觉得一个战略决策者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去突破既有的规则,就是创造性的思维。至少,我觉得我的高层和研发部门必须学会胡思乱想,至于下面的具体工作人员,可以有突破的思维,但是最好还是别乱实施突破的行动吧。不过,老美有些公司就这样的,还是活的很自在,企业文化这个东西,没有什么成文的法则。” 师傅端起茶杯,吱溜了一点,下巴朝我扬了扬,说:“这个事儿就不说了。这个是我的徒弟,你的粉丝,就是这个一声不吭,只知道倒水,喝水的小子。入行没几天,却爱琢磨律所发展的大事,嘿嘿,你给他批讲一下,教教他咋干好律师。” “老毕,这是你的工作吧?” 师傅说:“天下万物,道理都是相通的,你这大神,随便给他点点,就够受用的了。我这面子,你还是要给的吧?” “小伙子,你可找个好师傅,让我谈律师,他偷懒,我还不好驳他这个同学的那张老脸。我就说一点点,对与不对,你回头问你这个领导,出了问题,由他负责。”马云转头看看我,指着师傅说。

我是个十分不善言辞的人,赶忙给他和师傅都加上茶,并十分拘谨地说,“马老师,您喝茶,您能给指点一下,一定会终生受用的,我谢还来不及,哪能让您负责啊。” 马云说:“我看了老毕空间那篇日志《马云和我》,真能掰扯,写得啥乱七八糟的。老毕啊,你这个日志,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涉猎太多,又谈得太肤浅。论点集中点行不?你这律师咋干的啊?” 师傅:“@_@,老马,随笔,纯属瞎扯……,别太损,给长点脸啊。” 马云:“呵呵,长脸可以,茶钱你付。” 师傅说:“你一个光棍节就挣那么多,还这么抠啊。” 马云没再理师傅,对我说,“今天是我们老同学说话,我的事儿他都清楚,你这么年轻,应该算个网民吧,我的事儿,你知道多少?” 阿里的事情,我当然清楚。师傅经常说,律师不仅要懂法律,还要懂商业,懂财务,关注政治等等。所以,我私下还是经常看一些财经金融之类的新闻的。何况马云跟师傅又是同学,自然关注更多一些。我的了解,阿里到现在走过了三步:第一步就是淘宝,最初是B2B,给某些厂家提供一些展示产品的机会,后来发现有人虚假宣传,就逐步建立诚信通的评价体系,也就是后来的淘宝信用评价体系。阿里的第二步是C2C,就是淘宝集市,它给众多的小卖家提供了平台,创造了无数的神话。但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是付款和交货的纠纷问题,我说的这个交货是个过程,包括验货。做律师的都知道,买卖合同中最重要的就是付款和交货,由于淘宝上卖家和买家是陌生的,信任度非常低,于是阿里创造了支付宝,很好地解决了这两个问题。阿里的第三步是贷款,也就是现在正在走的这一步。当年阿里承担违约责任将支付宝剥离,收购雅虎,然后是私有化退市,闹得沸沸扬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马云也受了不少指责,诸如不够诚信,破坏了VIE结构的稳定性,对国内公司赴美上市、美国市场的中国公司估值造成了极大的打击。我也认为这些影响都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在商言商,当一个违约的成本(包括隐形的商誉成本等)小于收益时,一个商人选择违约也无可厚非。当时阿里要涉足金融,甚至成立银行,在我国现有的体制下,就必须让阿里巴巴摆脱VIE的控制。现在阿里的贷款业务是通过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的。阿里也申请了银行牌照,但是没有得到批准,阿里会通过再次申请或收购等方式得到银行牌照。阿里的这三步,第一步的关键是信用评价体系,第二步的关键是支付宝,第三步的关键是获得贷款资格最好是银行资格。当然,还有新闻说,阿里的第四步将是把阿里拆分成30多个公司,十几个业务单元,这也是依据马云对阿里“平台、金融、数据”的定位而猜测的。

我简单说了一些自己的了解和看法,马云说:“这些东西是你琢磨的?”我答,“有一些”。

马云说:“嗯,这脑子像老毕,还有点小聪明。其实阿里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调整,不断拆分组合,不断增强独立性和竞争力的过程。比如,阿里的信用评价体系,最初的投入是非常巨大的,收获了淘宝的商誉。但是,这个信用评价体系的作用远不止这些。这个信用评价是银行业的一项功能,曾经有不少银行让我们做信用评价,现在我做贷款,也是依赖这个信用评价。所以,这个现在就已经拆分作为独立的部门,创造了巨大的价值。还有支付宝,也是如此,被拆分成了独立的公司,现在仍然占第三方支付市场大约85%的市场份额。” 马云喝口茶,我赶紧给倒上。他继续若有所思地说,“这几年我一直在想,阿里凭什么能够不断成长,壮大?阿里到底怎样保持良性的增长?现在我感觉,阿里这个平台实际上是一个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的关键是什么?就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能够自我调节和良性成长,有效地进行信息流通交换的系统。这个生态系统要不断地扩充自己的领地,不断地产生新物种,进而不断地整合资源扶持新物种的成长。这些新物种的生长,使这个生态系统不断地充实,扩大。” 师傅插话道:“老马,老马,打住,讲生物学呢,怎么物种和生态系统都搞出来了,讲点人话。” 马云摇摇头,“对你这个智商而言,理解起来确实有点困难,好吧。”他接着说“也就是说,阿里就是个平台,这个平台是土堆出来的。这个台子最初只有一小块儿,堆到一定厚度的时候,边上就要培一点土,要不然就没法儿继续堆了。但是,中间这一小块土堆到一定高度,继续堆就很难了。这边上的土呢,好堆,堆得快,就集中精力来堆着个边上的土,又是一小块儿起来,慢慢的,这个台子,厚度有了,宽度也有了”。

师傅又插话到:“……,老马,咱多大了,还玩泥巴,忒土了吧。” 马云把围棋子倒在桌面,顺手把盒子扔给师傅,说:“一遍玩去,别捣乱”。他一边随手把棋子一个个摞起来,一边说“我说的每一个小的土块儿,就是阿里的一个垂直业务单元。增长到一定程度后,速度就会放慢而且需要周边的业务来支撑。这个周边业务最初是个配角,需要扶持,直接独立会死掉的,但到一定地步后就要整合各种资源促进它的增长,成为新的增长点。不断发现和培养阿里这个平台的新业务单元,才能使阿里这个平台保持增长速度,并且不断蓬勃生长,一旦不生长了,阿里就会出现问题,至少是增长的问题。当然了,这个问题实在太复杂了,我想只有用生态系统做比喻,才能说明它的复杂程度、信息流动方式、持续增长和扩大以及自我调节能力。实际上,阿里一直在边做事,边完善,边思考,边发现,边扶持,边整合”。

师傅又忍不住了:“老马,你这脑袋咋长的?不过,老马,你这个业务单元成长到一定阶段增速变慢可以理解,但是你这个业务还是要细分的嘛。” “老毕,你总算说了点人话。根据市场增长的曲线规律,每个业务单元增长到一定阶段增速就会变缓,这个时候,往往是细分市场快速成长的好时机。因此,为了保证各个业务单元能够适应细分市场的发展,增加各个业务单元的竞争力和灵活性,这个时候整合资源也是势在必行的。不过这个除了在平台层面上整合资源,也要在业务单元内部整合资源,也就是说要细细打磨各个业务单元。” 师傅听到这里,再也不多一句嘴,只是静静的听。马云接着说:“其实我想说的也说的差不多了。律所就好比阿里这个生态系统,律所的业务单元就好比阿里的各个业务单元。先有第一个,做到一定厚度,就开始扶持周边的业务,然后整合资源,创造新的增长点,最终,这些业务不断成长,互相扶持,就形成了一个律所生态系统。律师业务单元呢,就好比我们这个业务单元,也可以按照同样的道理向下细分,切割成更小的业务单元。但是,业务单元和生态系统不同,由于服务的对象在市场定位上最初没那么细,业务单元也不可能进行多大的细分,需要随着市场的进步慢慢细分。也就是说,先竖起了一个业务单元,然后进行细细地打磨,这个过程和生态系统的扩张正好相反。比如说,合同领域——买卖合同领域——网络买卖合同领域,就是一个不断打磨的过程。老毕你对网络买卖领域的规则还是一抹黑吧?你想想,就阿里而言,河南有多少网店?这些网店每年有多少业务?你不能光研究法律,从合同的角度看,我们阿里的各项规则就是合同的组成部分,或者说是我们阿里的法律,这个你了解多少?我们为什么要制定这个规则?它解决了什么问题?解决的机制是什么?这些机制合理么?如果你很精通这些,那么你不仅可以代理客户和网店跟对方交涉,跟阿里交涉,你甚至可以帮助我们阿里制定规则,你甚至都可以帮助别人建立自己的网络销售渠道,建立一个新的阿里。你想想是不?” 说到这里,马云已经把棋子摆成一摞摞,互相挤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很不规则的平台。我不失时机地殷勤倒茶,然后指着其中的一摞问道,“我们建立了一个业务单元,但是,北京上海也有这个业务单元。您知道,杭州这个二线城市,律所怎么和北京上海竞争呢?”我看见师傅对我使个赞许的眼色。

马云说,“为什么杭州有阿里,而北京上海没有阿里呢?所谓的竞争,就是你的可替代性问题。这个可替代性,取决于成本和质量。北京的律师跑到杭州做业务,成本肯定比你们高。但是为什么他们有竞争力呢?因为他们的质量比你们好。这个质量取决于什么?作为靠知识吃饭的行业,就是获取信息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对于有些业务,监管机关在北京,北京律师获取信息的能力肯定比杭州强,但是对于有些业务,获取信息主要是在当地,你只要看得准,拥有了先天优势,就会有足够的竞争力。比如,你们做的债券业务、上市业务和并购业务,你觉得哪个更难?” 我说,“目前看是上市业务难。” 马云说,“依我看,并购业务要更难。上市是什么?是按照标准来做,就是做一个样板,让别人来投资。并购是什么?并购就是给别人钱,而且没有固定的模式。就像这围棋和象棋,围棋的规则比象棋少,其变化就比象棋多,而且更难一些。从逻辑学角度来讲,就是内涵越小,外延越大。既然并购的业务远比上市业务要难,那为什么现在看着并购业务比上市业务简单呢?第一,我们国家的市场经济还不是真正的法治经济,权力对市场影响巨大,这导致有些并购业务并不是完全依法办事,也不能依法办事,所以,这些并购很多是政府主导下的并购,并不是市场主导的并购。第二,我们目前的并购,多是并购一些快死的企业,而不是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企业。就相当于你买一条死牛,你要的是他的躯体,你只要查一下他的皮肉是不是有问题就可以了。如果你要买一头用来耕地的牛,甚至是一头小耕牛,那么你可能要检查一下这头牛几岁了?有没有遗传病或其他的疾病?他平时吃点什么?牛爸牛妈耕地能力怎么样?进而估计他长大了能不能耕地,要吃多少东西,可以耕多少地?这个问题就复杂的多了。说白了,上市就相当于向别人伸手要钱,你按照乞丐的标准化妆一下,在大街上伸手要钱即可,虽然有难度,但终究有人给。而并购就是向别人投钱,没有统一的标准,你在大街上找一个人,给他点钱,然后希望得到回报。你想想,你需要调查多少东西?怎么调查?难度有多大?” 他显然是来了兴致,

推荐访问:
上一篇:dg0601(2010)专项投资管理制度 专项经费管理制度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